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一部欢迎您的访问!

咨询服务电话:

18515671376

韩冬平律师-北京商事犯罪辩护律师

点击次数:136   更新时间:2018-04-12      来源:本站

韩冬平律师,毕业于国家法官学院。北京市律协商事犯罪预防与辩护委员会委员,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一部副主任,北京盈科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副主任,北京盈科工会委员会委员,北京盈科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委员。获2016年、2018年、2019年盈科优秀律师称号。

专业领域:刑事辩护、刑事风险防范、刑事控告。

韩冬平律师

经典案例:

第一部分、担任法律顾问的单位

1、担任北京化工大学(“211工程”、“985平台”学校)常年法律顾问;

2、担任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经贸合作委员会(属于外交部主管的全国级社团法人)法律顾问;

3、担任辽宁省沈阳监狱管理局法律顾问。

第二部分、代理的部分刑事案件  

一、代理的挂牌督办案件

1、原吉林省榆树市人大副主任受贿、贪污案(中纪委督办);

2、原最高人民法院正处级公职人员受贿案(最高人民法院督办);

3、原中航工业科技委员会副主任、总装备部先进制造技术专家组组长间谍罪(国家安全部督办);

4、原国家电网某高管受贿、行贿案(最高检察院督办);

5、徐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案件(最高检察院督办);

6、罗某非法制造枪支罪(公安部督办)。

7、范玉等41人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、故意杀人案(全国扫黑办督办)。

8、宿迁刘某等26人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件(中央督导组代理第一被告,被指控11项罪名、50余起犯罪事实);

二、代理的部分经济类犯罪

1、公安部督办跨省“610诈骗案”,担任第一被告人的辩护律师;

2、代理国内第一家交易所诈骗案,担任第一被告人的辩护律师(改变定性及被告排名,最终认定为非法经营罪,);

3、李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(e租宝系列案件);

4、深圳京广和电子商务公司董事长马某等人组织领导传销案,担任第一被告的辩护律师(涉案会员20万,涉案20亿,扣押5.7亿,为办案机关自建国来侦破最大传销案);

5、北京日鑫月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经理张某诈骗案(公安部督办邮币卡诈骗案、87名被告人,河北大宗商品交易所关联案);

6、吴某等人诈骗、敲诈勒索、骗取贷款罪等案,担任第一被告人的辩护律师(宁夏回族自治区检察院、自治区公安部联合督办)

7、武汉广恩堂公司李某诈骗案(央视报道案件,最终缓刑);

8、北京环宇中通某中心实际控制人陈某生产销售假药、非法经营案(在江苏省南通市具有重大影响,检察院指控的假药数额没有被认定);

9、钱钱金融信息服务(北京)有限公司主管人员张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;

10、北京国广中图图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蒲某销售侵权复制品案。

三、代理的其他刑事案件

1、王某被指控强奸数名未成年少女,一二审均判处死刑,在复核阶段成功免死改判;

2、郑州市第一起指控“恶势力”案件,为当事人提出不构成涉恶的辩护意见被采纳,当事人从轻量刑;

3、盘锦市某区环境监察局副局长被指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(检察院指控撤回一个罪的指控);

4、承德市某县涉恶案件、全案未认定恶势力集团(承德市十大挂牌案件之一);

5、山东菏泽某县工商联副主席、政协委员郝某被指控诈骗、敲诈勒索案(菏泽市督办案件);

6、万科五矿公司员工在香河招标被暴力袭击案件,代理全体被害员工进行刑事控告及附带民事诉讼。

第三部分、代理的部分民商事案件

一、参与多起重大疑难民商事案件(部分案件标的额过亿、最高院二审、再审)

1、代理某置业公司(委托人)与某商贸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(最高院二审,标的1.2亿);

2、代理某公司(委托人)与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(最高院再审,标的1亿);

3、代理解某(委托人)与王某股权转让纠纷案(最高院二审、再审,标的2.8个亿);

4、代理船舶重工业集团公司某研究所(委托人)与某公司招标买卖合同纠纷案(最高院再审,标的5200万);

5、代理王某(委托人)与王某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(最高院再审,2000余万);

6、代理李某(委托人)与胡某民间借贷合同纠纷案(最高院再审,2000余万);

7、代理某公司(委托人)与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(最高院再审);

8、代理某工业设备公司(委托人)与某公司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(最高院再审);

9、代理陈某(委托人)与某公司代理销售合同纠纷案(最高院再审);

10、代理某商业银行(委托人)与某公司执行异议之诉案(最高院再审);

二、代理其他民事案件

 1、代理河北省工商联、河北省商会与某公司民事执行案件;

 2、代理齐白石弟子许麟庐遗产继承案件(遗产金额约20亿);

 3、代理金巧巧肖像权纠纷案;

 4、代理莫小棋名誉权纠纷案;

 5、代理某餐饮公司与上海美术制片厂有限公司著作权纠纷案件(在知识产权宣传日公开直播案件,上海美术制片厂有限公司主张200万赔偿,最终仅赔偿10余万)